留美快訊!美國駐華大使:我們歡迎中國學生!

11月11日,美國駐華大使泰裡·布蘭斯塔德發表題為《美國歡迎中國學生》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特朗普總統上月在白宮被問到美國是否歡迎中國學生以及中國學生是否可以獲得赴美簽證。總統的回答很直接:“我們擁有世界上最佳的大學體系……而它之所以偉大的其一原因是我們有大批來自中國的學生。……我們希望保持這樣的狀態。”

我們歡迎中國學生加入美國校園。美國學校因其充滿活力的校園文化而蓬勃發展,它歡迎來自所有背景和所有國家的學生。從小型學院到大型大學,來自美國各地的學校管理者經常告訴我,他們重視中國學生的存在,中國學生的觀點和精力幫助所有學生更加充分地參與教育。

我們關於學生簽證的信息很明確,它沒有變化。總統近期再次表示:我們歡迎所有合法的中國旅行者前往美國,包括學生和學者。北京的大使館和全中國各地的美國領事館中有盡職盡責的領事官根據具體情況裁定每一份簽證申請。去年,美國教育機構裡有36萬名中國學生,比其他任何國家的學生都多。這清楚地表明美國高等教育是向中國學生開放的。

父母們經常問:“把我的孩子送去美國讀書有什麼價值?”

我告訴他們,在美國讀書是你對你的教育以及對你孩子的教育能夠做出的最好的投資。在美國讀書讓中國的年輕人做好準備,能在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施展才華。當你在全球經濟中尋找工作時,這是一種絕佳的優勢。他們在兩個國家以及兩種文化中都變得從容自如。他們學著去進行批判性和獨立的思考。在美國,中國學生可以在結交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時提高他們的英文水平。

最後,我再談個問題:中國學生要做什麼才能在美國獲得成功?

我要從我的親身經歷中舉個例子。作為美國大使來到中國的兩年間,我儘可能地抽出時間去拜訪中國的人民,去瞭解你們的生活。除了對中國主要城市的常規訪問,我還有幸去參觀過中國的許多自然風光和歷史名勝,從哈爾濱的冰雕節到桂林的水稻梯田。朋友們教給我一點點中國書法和如何包餃子。雖然這不會讓我成為一位專家或老北京,但這提高了我從事自身工作的能力,更好地向中國人民溝通美國的觀點。

所以,我的建議是:當你來到我們的校園時,與當地人交朋友。加入一個校園俱樂部或在當地社區當志願者。放下你的手機,閱讀我們的報紙或社交媒體動態消息——即使你不同意你讀到的內容。形成有力的見解。瞭解你的教授。看看你是否可以邀請一位美國朋友假期來中國拜訪你。試試只收看美國電視節目來完善你的英語水平。

這並不容易。在兩種文化之間建立橋樑並不容易。但這值得付出額外的努力。我相信,那些選擇在美國學習並充分參與美國生活的人們將提升自身的事業前景,為中國的持續發展作出貢獻,並加強美中關係。

美國駐中國大使 泰裡·布蘭斯塔德

希望美方把“歡迎中國學生”真正落到實處

同日,“秦季平”對此事發表評論文章稱,我們希望美方在這個問題上能說到做到,採取切實措施,將“歡迎中國學生”真正落到實處。

10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會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在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就《人民日報》記者提出的中國赴美留學生簽證問題明確表示,“我們想讓所有願意來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過來……我們的大學之所以是世界上最好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有很多中國留學生”,“我們不會讓中國學生(申請簽證變得)困難,我們對中國學生一視同仁”。

今天,美國駐中國大使泰裡·布蘭斯塔德發表署名文章《美國歡迎中國學生》,表示“我們歡迎中國學生加入美國校園”,並對打算赴美留學、已經在美學習的中國學生提出了一些建議。

就目前來看,特朗普總統與布蘭斯塔德大使的表態無疑向外界釋放了一個積極信號,這是對美國過去一段時間執行的相關簽證政策的一種“回調”,對於緩和兩國在某些領域關係的緊張態勢有重要意義,對此我們表示歡迎。中國人講求守信,說出來的話都是要算數的,我們希望美方在這個問題上能說到做到,採取切實措施,將“歡迎中國學生”真正落到實處。

全球化智庫(CCG)曾估測,目前中國在美留學人員群體約有50萬人,其中包括30萬左右大學生、5萬至10萬中學生以及近5萬訪問學者等。這是一個龐大的群體,他們每年向美國貢獻的教育收入多達200億至300億美元。這部分收入也是美國高校維持高競爭力的重要經濟來源之一。很顯然,特朗普總統的表態與布蘭斯塔德大使的文章都表明美方看到了中國留學生對美國的價值與貢獻。我們也希望有越來越多的美國有識之士採取積極的實際行動和舉措。

今年以來,耶魯大學、芝加哥大學、斯坦福大學、萊斯大學、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等美國高校相繼發表公開信,反對對華裔種族的刻板歧視,呼籲應保護科學在國際間的正常交流。其中,芝加哥大學校長司馬博(Robert J. Zimmer)不僅表示芝加哥大學歡迎中國學生和學者、積極參與國際合作的立場不會改變,他還鼓勵芝加哥大學的美國學生和學者多去中國。

我們期待中美人文交流盡快恢復到正常狀態。我們相信這也是中美兩國人文交流領域的學生、學者都希望看到的。

About the author